地理

首页 > 地理

台语书写系统比较

2019-11-09 01:02:03     所属分类:台湾语言

*书写系统比较是指将*话的各式书写系统加以比较其特性。*话有数种相异表记系统,包括了汉字及衍伸文字、罗马字等等。

目录

  • 1 比较表
  • 2 汉罗合用
  • 3 电脑处理
    • 3.1 输入法
    • 3.2 [ɔ]音的输入法
  • 4 参考资料
  • 5 参见
  • 6 外部链接

比较表

以下就各式目前各式*的拼音系统加以判别比较:

类别及书写方式 起始或制定年代 特色与优点 缺点
中文 > 注音 *方音符号
“ㄉㄞˊ ㄨㄢˊ ㄏㆲ ㄧㆬ ㄏㄨˊ ㄏㄜ˫ ”

1946年

  • 在*各汉语族语言之间有一致性,包括了*、客语、国语(官话)。
  • 由既有的注音符号扩充而来。因注音符号为初级教育的教材,因此使方音符号较为易懂与普及。
  • 相同符号的发音是唯一的,通用性高不会混淆。
  • 不需受限于罗马字母的发音原则而争论不定。避免在罗马字母的各自表述。
  • 单字内可使用直式书写并在两字间采横向书写,以缩短整句长度,比全横向易阅读,能快速分出子母音。
  • *教育部所提倡的闽南语拼音之一。
  • 修订自主性高[1]
  • 需设计方便快速的输入法软件来符合美式键盘,现行的有“华音延伸键盘”[2]等。
  • 输入法若无巧妙安排精简,便另需准备扩充的特有键盘;否则用一般键盘输来入有很大的困扰;远离使用者的方便性。
  • 外国人要从头学习。
  • 直式书写组合尚未收入到一般ISO编码标准,输入时只能以横式将就。
  • 未标示出*的特色长处-变调与断词。[注 1]
  • 部分符号外型,在容易辨识和手写快速的兼顾上,有改进的空间。
  • 注音符号本身为反切的简化延伸,但方音符号在入声标示上受到罗马字影响而造成破坏反切构造。(如ik是ing的入声,但方音符号却将之标为i的入声)
中文 > 汉字

 台闽汉字
 

1566年

  • 书写*白话文使用过的汉字
中文 > 汉字 切音或同音字[3]

1800年

  • 可考证汉字发音。
  • 学读古字典。
  • 参见:闽南语十五音
  • 每一个声母和韵母皆须用一个汉字表达,冗长且不易阅读。
  • 反切出无数种汉字可能。
中文 > 汉字 *闽南语推荐用字

2009年

  • 建议用字为*教育部公告的汉字使用方案,试图对民间混乱的*用字作出整合,但不具强制性。
  • 有些字是否为*汉字的真正本字,存在争议。
  • 外来语无本字。
外文 > 日文 *语假名
タイTaiwanese kana normal tone 5.pngヲァヌTaiwanese kana normal tone 5.pngギイTaiwanese kana normal tone 2.pngカナ

1900年代

  • 日治时期由日本官方以日语片假名发展而来。以振假名的形式书写于汉字旁,表示发音。
  • 假名为方块字,相容汉字书写系统,易与汉字对齐、配合书写方向汉字。
  • *日文学习人口多,老一辈也曾受过日文教育。
  • 日语除了鼻音外,无以辅音结尾的假名,因此必须使用带有元音的假名来表示*韵尾。
  • 汉字方块字一字一格,但转写为假名可能会占用两格甚至三格,长短不一。
  • *有六种元音,日语仅五种,因此必需另外记与日语不同的发音规则。
  • *有鼻化元音、声调,*语假名另外发明了符号来表示,这些符号无法以一般电脑输入和显示。
外文 > 韩文 *谚文
“대끼 깐뿐”

1980年代

  • 与*语假名相同,具方块字优势。
  • 现代电脑系统均能正常显示谚文,使用系统内建的韩语输入法即可直接输入,不需额外的软硬件辅助。
  • 谚文的一字一音,不会有假名、罗马字长短不一的问题。
  • 总共使用24种符号,少于方音的45种符号,罗马字母的26种符号。
  • 因韩语也有韵尾的概念,因此较*语假名标记准确
  • 一些符号可做声母又做韵母。但其中有些用作韵母时,发音却与用作声母不同。
  • 与韩语实际发音有差异。
外文 > 拉丁字母 白话字 / 教会罗马字
“Pe̍h-ōe-jī / Kàu-hōe Lô-má-jī”

1830年代

  • 与罗马字母互通(但发音不一定相同),普通键盘可支援大部分字母。
  • 留下许多*罗马字的文字纪录。
  • 早期教会神职人员乃至闽南族群使用。
  • 易于外国人学*。
  • 受制于26个罗马字母的搭配或转音,一个子音得用两、三、四个字母表示,如 chhi(等于一个方音符号“ㄑ”)
  • 易与其他使用罗马字母的语言的字母发音混淆。
  • *内部的罗马字拼音的派别众多,至少曾出现大小不一的50种以上解读方式。[4]
  • 过去不同的传教士间拼法也不十分统一,直到二战后教会的罗马字拼写法才趋于统一 [5]
  • 会说*的*民众大多不熟悉。[6][7][8]
外文 > 拉丁字母
 *语言音标方案(TLPA)
“ Tai5-uan5 gi2-gian5 im1-phiau1 hong1-an3 ”

1991年

  • 对“教会罗马字” 作出调整,相容性高。
  • 使用数字标调,可避免电脑输入调符困难的问题。
  • 易与其他使用罗马字母的语言的字母发音混淆。
  • 其他拼音系统由于保留调符,可用文句呈现。但若采取数字标调,在文字书写上将有窒碍。
外文 > 拉丁字母 *闽南语罗马字拼音方案(台罗)
“ Tâi-uân Bân-lâm-gí Lô-má-jī
Phing-im Hong-àn ”

2005年

  • 源于“*语言音标方案”与“教会罗马字”,故二者相容性极高。
  • 使用的拼音较其他方案更符合国际音标格式。[注 2]
  • *教育部所提倡的闽南语拼音。
  • 其有针对*中的少数腔设计扩充,如[er]、[ir]、[ee]、[or]等。
  • 易与其他使用罗马字母的语言的字母发音混淆。
外文 > 拉丁字母 *通用拼音(台通/DT)
“ Dāi-ghî tōng-iōng pīng-im ”

2006年

  • 以通用拼音(TY)为基础,类似于汉语拼音的形式。
  • 以易学通用为口号,但实际上不被教育部视为官方拼音,目前通用程度极低。
  • 为与普遍*人之声母认知妥协,不送气清音(p、t、k)以浊音字母(b、d、g)表示,而原本的浊音字又须另造拼法(bh、gh),导致清浊对立无法从拼音当中反映,该拼音并不相符于闽南语之“浊音、送气清音、不送气清音”三元对立音系。
  • 直接标示表面调值(标变调),闽南语惯有之“变调”特性无法从拼音当中反映。
  • 因标变调;而各地语音基本上都有出入,无法通用各地的地域语音适应性问题;造成甲地人无法看懂乙地人的写法。
  • 无论是与历史悠久的教罗,或现今被教育部所认定为官方拼音的台罗,甚至以其为基础的汉语拼音,三者与台通的相容性皆极低。
外文 > 拉丁字母

 *现代文(MLT)
“ Taigie Hiexntaibun ”
 

1987年

  • 有标示出具有断出词组功能的变调
  • 间接失去声调,以增加子音韵尾来表示声调。
外文 > 拉丁字母 简式*现代文 (SMLT)

1987年

  • 由“*现代文”简化而成
  • 原‘Q’字母大小写一样、造成字形转换困难;不过目前已修改过此项缺失。
  • 间接失去声调,以增加子音韵尾来表示声调。
外文 > 拉丁字母 普实台文(PSDB)
“ Phofsit Daibuun ”

2002年

  • 对“*现代文”所作的修改版
  • 修改后之音素前后的一致性不够。
  • 间接失去声调,以增加子音韵尾来表示声调。
外文 > 拉丁字母 国际音标(IPA)

1888年

  • 可表示世界各个语言
  • 发音准确
  • 整套系统庞大且复杂
  • 与*英文教学常用之专门适用于英语的KK音标相近但实际上有差别。[注 3]
  • 一般键盘无法输入特殊字母。

注释:

  1. ^ 而国语因变调的规则少且不具断词功能,即使未标出,仍可使用良好(如洗澡的洗仍标为三声)。
  2. ^ 如国际音标[ts]在白话字中写为[ch],在通用拼音中写为[z],但台罗拼音则跟国际音标一样写为[ts]。
  3. ^ KK音标为一般IPA音标的简化版,失去准确性(需记住额外的规则),且KK音标只能适用于英语标音用,无法用来标示*等其他非英语之语言。如KK音标中的[t],可能表示的是国际音标的[]或是[]。详细请参见:英语国际音标列表。

汉罗合用

简称汉罗,系将台闽汉字与上述罗马字方案之一合用,将语音所对应之汉字不明者,直接以罗马字书写语音,在1980年代后期开始流行。[9]最常见的模式为汉字与白话字或者台罗字一同书写。这种书写模式与日语的汉字假名合写文、韩语废汉字前的汉谚合写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在文字上并非自创,而是借用西方拼音文字。

电脑处理

白话字用例:台南东门巴克礼纪念教会.

输入法

多数键盘布局及输入法皆可用于输入拉丁文字或汉字。一些可免费使用,一些为商用。

闽南语族的RFC 3066代码注册为nan。[10]*话可用“nan-TW”表示。

使用汉字书写*话时,一些人创立他们认为不会出现的“新”字元以直接使用或假借已有的字;这些取自粤文、喃字、韩文汉字和日本汉字中的类似用法。这些通常没被Unicode(或者相应的ISO/IEC 10646:通用字符集)收录,给计算机处理带来了问题。

所有白话字所需的拉丁字元可通过Unicode(或者相应的ISO/IEC 10646:通用字符集)呈现出来,使用预组或组合用(附加符号)字元。

[ɔ]音的输入法

2004年6月之前,与O相似但开口更大的元音[ɔ]使用“向右上方的点”书写,但没被分配编码。通常的变通手法是使用(单独的)字元“middle dot”(U+00B7,·)或者更少见的组合用字元“dot above”(U+0307)。鉴于这些远离了初衷,自1997年起相关的提议被提交给主管ISO/IEC 10646的ISO/IEC工作组——即ISO/IEC JTC1/SC2/WG2——以为新的组合用附加符号“dot above right”分配编码。现在被官方分配给U+0358(参见文件N1593、N2507、N2628、N2699及N2770)。已有字型支援这个字元,如Charis SIL。

参考资料

  1. ^ 洪惟仁. 论闽南语教材的书写问题 (PDF). 由国语转移到*的学习最方便的拼音工具";"比罗马字更适合作为补充汉字不足的拼音字 
  2. ^ 吴守礼*注音输入法
  3. ^ 传统的闽南语字典有的用“十五音”配“四十五字母”来反切
  4. ^ 以罗马拼音最多,至少有50套
  5. ^ 台罗拼音方案的优点
  6. ^ 离谱作业!学校要求国小学童用罗马拼音学*。家长怒批:是要逼死谁
  7. ^ 艰涩小学*教材!网友崩溃:我不是*人
  8. ^ 以罗马字教学的*难倒了众网友
  9. ^ 开放时期ê文字主张:“汉罗合用字”成做主流,梁淑慧[1],2006.06.04,*信望爱
  10. ^ RFC 3066 Language code assignments

参见

  • 闽南方言拼音方案

外部链接

  • *教育部 *闽南语常用词辞典

上一篇:台语同字异音
下一篇:四县话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