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在到处之间找我-剑网3


这是一个关于寻找的故事。


我认识这个大师的时候,他已经很憔悴了。
和游戏里那个安安静静眉目柔和的少林角色不一样,现实里的他头发剪得很短,衣服整洁,但脸色疲倦。背着巨大的登山包,鞋子磨得有点破。他说,他去了香港一趟,之后就一直开始走,没有停下来过。
我说,看你的样子,不像是去了一趟香港,像是跑了半个中国。
大师顿了顿,说,我的时间不多了。
哇!!
哈哈哈哈头一次前排,我火了!
前排!
前排!上午刚刚看完咩哥的那个贴子
前!
大师是我的租客,我一向不探问租客过多的私人事情,只要身份证和居住证都对得上,没有乱七八糟的社会关系就行。他交租稳定,很宅,像是soho族,不常出门。


有一次上门收租的时候,我听到房里在播放明教的地图背景音乐。
明教的音乐是我除了万花谷之外,最喜欢的一派。大气磅礴,空灵悲伤,总带给人一种茫然寻找、负重前行的感觉。


我:这音乐不错。
大师少有地接我的话,他一向是个话很少的人:这首叫做《明尊》。
我笑:你也玩剑网三?
他微低下头,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年轻人,总是有一种愁苦的感觉。
“玩的,我很喜欢。”
前排
前排
后来他告诉我,他一直玩的是少林。但他最喜欢的门派,是明教。
我:那你为什么不玩明教呢?现在从一而终玩一个门派的玩家很少了。
大师:我一个很重要的朋友,他玩的就是明教。他明教玩得很好。
我:明教和尚,竞技场不好打。你们一起玩野外吗?
他:我们不打竞技场,因为我很菜,说起来你不要笑,我们两个大男人,一起玩游戏,玩得最多的是聊天。
我笑:这个不稀奇,很多人玩这个游戏就是玩社交,认识朋友,线上线下地聊天。剑三是我见过社交属性超强氛围很好的游戏了。我也有哥们玩游戏的时候就一直跟我叨叨叨个不停,他说这叫PV聊聊。
大师:对的,有时候一些事情,没法跟熟悉的人说,跟陌生人聊聊反而会很放得开。


我们这次的对话到这里就结束了。
没想到的是,有一天,大师主动找我。
他:我想把两个游戏号送给你,你要吗?
帅帅的前排!
前排楼主和花哥学的文笔越来越好了
我:你不玩了吗?
大师:应该不会玩了,也不上了。但是这两个号不能删,你还玩剑三的话,可以偶尔帮我登录一下吗,我会一直往里面充点卡。
我:寄养给我了?
大师:送给你了,我只是不想这两个号消失。你只要不删除他们,就行了。


两个号,一个大师,一个喵哥。
应该就是他和他的那个明教朋友了。
装备停留在两个赛季前,但是看登录时间,又一直有上线。
似乎就跟大师讲的一样,他没有玩这个游戏,只是仅仅维持这两个账号还存在而已。所以根本没有更新过装备。


把号交给我的时候,他说:房东,你是写东西的吧?
我:恩,赚不了什么钱,糊口而已。
大师:那你能把我和明教的事情写下来吗?


以下就是大师和明教的故事,他们的故事很长,从剑三开始,又从剑三结束,甚至带点常人想像不到的偏执和压抑,听完他的故事之后,我跟他说,幸好你熬过来了。
大师刚玩这个游戏的时候,是个大一学生。
其实他根本没有玩游戏的资本。
他从一个穷山坳考到广州来,已经压榨了家人所有的积蓄。第一年的学费,他说家里人求了很久,才勉勉强强凑了大半。
他要申请助学金,申请贫困生资格。在入学第一天,他已经感受到自己与周围新生的格格不入。
宿舍里,他的褥子是最破的,是他很辛苦地背着到广州的。
舍友惊诧问他:大学里什么都有得买,为什么要从家里带过来?
他那个时候回答不出。

前排盖别墅住下了
他的舍友,都是广州本地的孩子,家庭环境都不错。
大学要求有自己的电脑,平时作业功课都要用到。入学的半年,他靠打工和助学金维持着最低的生活需求,手机也用的是村里好心人送他的诺基亚。要做作业的时候,他只能跑到学校的机房里去。


重点大学的设备投入都很好,他们学校的机房电脑配置很高,都是苹果。唯一不好的就是每到交作业的时候,很多学生也会过来,机房供不应求,而且到了晚上十点就要关门。


有时候轮候不到机子,他就只能哀求值班的老师把他放进去,然后他就会在里面通宵学习,不放过每一次可以碰到电脑的机会。


大师是个很隐忍的人。
他虽然困苦,但不自卑,和同学关系很好。做人踏实,而且天资聪颖,条件的不足没有阻挡他成为优秀的学生。学期末的时候他都拿全级第一,甚至考到了国家奖学金。


湖南孩子的坚持执着、念书的天赋,他都有。班里人在第二学期,还准备凑款给他送一部电脑。
他拒绝了,拿到奖学金之后,准备自己去买一部电脑。这时候他的舍友跟他说,愿意把自己的电脑用很低的价格卖给他。
“我要买另一个牌子的笔电,这个就给你吧。如果你觉得你占便宜的话,我给你一个活儿怎么样?我玩游戏都需要代练,你来帮我代练,每天一个小时就好,我每个月找代练的钱,你收我八折呗。以后你玩熟了,我们整个宿舍就可以一块玩游戏啦。”
大师开始拒绝。但是舍友说,代练钱比他去派传单的钱多多了,而且不用出宿舍,每天只要一个小时,比做家教都划算。


大师答应了。
那也是他第一次玩网游。
后排刚被上一个帖子虐得心碎
舍友的号,是一个金光闪闪的大师。
刚接触游戏的他,显然不清楚这个号有多贵多拉风。
他也没有接触过多的玩法,熟悉了代练要做的事情之后,就认认真真地把该做的事做好,做完就下了。
网游对他来说,并没有多大吸引力。
舍友有点失望,其实他根本不缺代练,只是想找个由头和大师一起玩而已。


大师是个内敛沉默的人,给人一种踏实可靠的气质,有想要和他做朋友的想法,很正常。但是他又有太大的压力,这个年纪也看不到多余的少年心性,于是周边的人想要和他做很好的朋友,也不容易。不是他冷淡,而是他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努力这件事上,很难任性地去玩。


帮舍友代练,他也没有自己建号玩的想法。
直到那天,他跑商被一个明教劫镖。
前排!
哇!!收藏了!!
舍友的号很少被劫镖。毕竟是个血超厚的和尚,装备又好,还是橙武。
被那个明教劫镖的时候,他几乎没有反抗之力,满血被虐到死,对方应该也纳闷他怎么一点都不会玩吧。
大师心态很好,起来之后就去补货。
结果又被那个明教劫了。
第三次,他还去补货,特意绕了条路走。
那个时候还没出护镖系统,大师对于游戏里喊人求救这种事也陌生,他只能祈祷自己不要再被劫镖。
他觉得浪费舍友的金去补货,很愧疚。自己果然是个不及格的代练。


没想到,明教就在那条路上等着他。
这一次的交手,他居然跟那个明教撑了一段时间。
大师不认识明教这个职业,但两次被打,已经记住了技能,迅速举一反三反击起来,可见他是个有游戏天赋的人。
但最后还是没打过。


他密聊明教:不好意思,我只是个代练,能让我完成这个任务吗?
明教:看出来了,装备这么好的号,你居然不会玩。
大师:你劫了三次,应该够了吧。我想快点做完。
明教:你起来吧,我不拿你的货。
住下听故事
明教没有再劫他的镖。
大师往回跑的时候,也没动他。他留下了路上另一个秀秀,手起刀落就把那个秀秀解决了。
近聊和地图频道都能看到那个秀秀一直在怒骂明教。
她越骂,明教越劫她。
秀秀自暴自弃,货都不补了,全心全意刷屏喷起来。
明教没有回话,只是在秀秀起来的时候,又补刀。
显然,他是那种信奉白字不如打架的玩家。


大师难得地点开那个秀秀,密聊:你别说了,你越说他会越打你,你不理他,他等下应该就不会盯着你了。
秀秀:狗!被打只会怂的狗!看着同阵营被打不来帮忙就算了,比比啥呢。
愤怒的秀秀连大师也一起骂了。
大师有点无奈。
他想,不是我不想帮你,这是我同学的点卡,我只是个代练呀。
而且他也不觉得那个明教很坏,可能是因为他放过了他吧。


后来几天跑商,他都看到那个明教。
他有时候被这个人骂,有时候被那个人骂。大师想,他心理素质真的挺高。
后来明教跟他说,他只是把频道和密聊都关了,从来不看而已。

五环以外默默买房
像大师这种游离在游戏核心玩法外的玩家,能记住明教的ID,实在是因为明教在那条路上被骂得太多了。
别人都说他毒瘤。
这个喵哥都是独自行动,没有同伴。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痕。
大师偶尔不着调地想到武侠小说里的角色,都会想到喵哥。


明教显然也记住了大师。
因为那次之后,他再也没劫过他的镖。
有时候几个人一同在巴陵的路上跑,喵哥留下别人,都没动他。
那个咩哥的帖子找不到了,楼主求个链接
大二的时候,大师遭遇了念书以来最大的挫折。
系里出国念书的名额,他考上了,而且按照他的申报,出国的生活费也应该是包括进去的。
但是政策有改,正是在他那一年,交换生的名额不再补贴生活费,学费也只是部分减免。
他把这归咎为,他还不够优秀。如果他再努力一点,是不是就可以考到国家公费出国的名额呢?但是没有如果,他已经没日没夜地在学习,最后还是差一点点。
出国还有银行存款上的要求,不多,也就20万。
但对于他来说,出国念书的梦暂时是破碎了。他的那个交换名额,最后落到了另一个家境较好的同学手里。


宿舍人劝他放松,大师为了这个考试,瘦了10来斤。他的英语基础不好,单是补英语的疯狂程度就吓到了同学。
舍友们拉他出去玩,请他吃饭,叫他一块玩游戏,舍友甚至还说,他喜欢的话和尚号就送给他玩了,只要大家能一块儿打本和竞技场就好。
他很感激舍友们的好意。


也是那段时间,他第一次感受到原来努力不一定就会有好的结果。
有些努力,弥补不了天赋和背景差异。这就是阶层的力量,也是他终生也想突破的天花板。
幸好他心性纯良,没有因此偏激,反而懂得了放松,跟舍友们一起玩的时间也多了。


他拒绝了舍友的和尚号,自己建了一个大师号。
登录的那一刻,他第一个想到的念头居然是,不知道这次,那个明教还会不会劫他镖呢?
一个艰苦朴素,遮丑外观都没有的大师勤勤恳恳地骑着桃李马,在巴陵的路上背货。
喵哥果然在。
他吃了一个魂锁。
等着接下来的连控,不,就这身满级装备,一刀就得死吧。
然而没有,只有魂锁,巴陵的树下寂然无声,无人。
魂锁效果过去了,他看看周围,试探性地白字:【喵哥ID】在吗?
没有明教出现,但地图频道回复: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