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首页 > 语言

安达曼语系

2019-06-06 17:23:03     所属分类:语系
安达曼语系
地理分布: 南亚,安达曼群岛
谱系学分类: Andamanese
分支:
Great Andamanese
Ongan
? Sentinel (unattested)
Andamanese languages-map.jpg
Ethnolinguistic map of the precolonial Andaman Islands

安达曼语系是由印度洋上安达曼群岛居民的语言所构成的语系,共分两大语区。多数语言被归入大安达曼语族和南部的语区,而南部 Ongan, Sentinelese 等语言,所知不多,暂难分类。[1][2]

自1860年代起,英国殖民地政府,把安达曼群岛作为羁留囚犯的地方后,印度裔和克伦族人口上升,安达曼群岛的原居民不断减少,以致使用安达曼语系的人数下降。现在大部分安达曼语已经消亡,余下的也只有数十至数百名使用者。

桑提内尔语可被视为希望,因为尽管只有数百使用者,当地居民顽强地抵抗着外来文化的侵略。

目录

  • 1 历史
  • 2 语法
  • 3 词汇
  • 4 分类
  • 5 参考文献
  • 6 外部链接

历史

安达曼原住民已经在这些岛屿上生活上万年了。他们的存在早已因南亚和东南亚地区的贸易船队和一些政权对海洋的探索而被外界得知,但外界和他们的直接交流鲜有发生且通常带有敌意。因此直到十八世纪中叶,尚未有任何关于他们语言的记载。从 1860 年代开始,随着安达曼群岛上英国流放地的建立,以及后来印度次大陆移民和包身工的到来,安达曼原住民,尤其是大安达曼族群,开始受到来自外界的持续影响。

后来,语音学家亚历山大·约翰·艾利斯英语Alexander John Ellis在他退休后对安达曼语言进行了描写。“南安达曼语言”作为最早期关于安达曼语言的英语文章之一,被提交给了语言学会。后来,这篇文章被进一步地改动为 “关于南安达曼语言的研究报告(Report of Researches into the Language of the South Andaman Island)”。[3]

到了二十世纪初,尽管当时仍有普查将各个安达曼族群区细分为不同的类别,各部落间的隔阂已随着整体安达曼人口的大量减少而逐渐消除,大安达曼语言的多样性也因此受到了极大打击。[4]另一方面,大量衰减之后的剩余人口在不同部落之间乃至与外来的缅甸克伦族与印度裔移民的通婚行为,也又再对族群内的语言多样性造成了更进一步的威胁。

到了二十世纪后期,大安达曼诸语言之中的绝大多数皆已消亡。

在二十一世纪初,大安达曼族群已经只剩下约五十人左右了,他们被安置在一个名为 “海峡一号英语Strait I.” 的小岛上;他们中大约一半人说的语言是一种已被一定程度地改变,甚至已经被克里奥尔语化的 Aka-Jeru英语Aka-Jeru language 语。[1]这种经变化的语言被一些学者称作现代大安达曼语[5][6],或简称为 “Jero” 或“大安达曼语”。印地语则逐渐称为他们的主要语言,甚至一半人只会说印地语了。[7]

由于使用者们仍与外界保持着孤立状态,Ongan 诸语得以幸存而未如其他安达曼语言一般消亡或融合。南安达曼的各部落(尤其是 “Sentinel” 和 “Jarawa”部落)对外界抱持着的敌意及对向外交流意愿的缺乏又进而加剧了这种孤立状态。其中,Sentinel 人对于与外界交流一事的极度抗拒甚至使得外界至今仍对他们的语言一无所知。

语法

安达曼语言是黏着语,拥有丰富的前后缀,还拥有与众不同的名词分类系统[8][9]。单个名词或形容词会根据与之相关的身体部位加上前缀。这种相关主要指形状或是功能相关[10]。举个例子,在大安达曼语中 “aka” 这个前缀加在与舌头 “相关” 的名词前[11]。另一点,身体部位的词语,不能单独使用,必须要添加一个所有格形容词前缀,这个身体部位词才能成立。所以一个人不能单单说 “头”,必须说 “我的头、你的头” 云云[12]

在所有的大安达曼语中,基础的代词几乎都是相同的。以 Aka-Bea 为例(以原型前缀形式给出。)

我/我的 I, my d- 我们/我们的 we, our m-
你/你的 thou, thy ŋ- 你们/你们的 you, your ŋ-
他/她/它/他的/她的/它的 he, his, she, her, it, its a- 他们/他们的 they, their l-

但 Ongan 语言的代词有些不同,下面是 Önge 语的例子

我/我的 I, my 我们/我们的 m- we, our et-, m-
你/你的 thou, thy 你们/你们的 ŋ- you, your n-
他/她/它/他的/她的/它的 he, his, she, her, it, its 他们/他们的 g- they, their ekw-, n-

根据现有资料,安达曼语言只有两个主要的数字:1 和 2。他们所有的数词分别是(翻译为汉语):一、二、多一个、一些、全部。[13]

词汇

Abbi(2009)[14]给出了下列词汇表:

中文 Onge Jarawa Great Andamanese
ɖaŋɛ cɨ (cagiya paɖa)-taŋ/daŋ rowa
ɪya aːw ko
孩子 ɨcɨʐɨ ɨcɨʐə ʈʰire
鳄鱼 ʈɔyəgɨ torogiyəi sare-ka-teo
乌鸦 wawa-le waːraw pʰaʈka
wəːme, uame wɔm caːw
山羊 ʈikʷabuli tʰikʰwa-gopejayo
ɨɲya əniaː kʰole
ɨɲe iːɲ ino
第一人称(我) mi mi ʈʰu
第二人称(你) ɲi ɲi ɲ
前额 -ejale -ejea -beŋ
眼睛 -ejebo -ejebo -ulu
耳朵 -ekʷagɨ -ikʰəwə -boa
手肘 -ito-ge -itʰo-ha -bala-tara ɖole
手腕 -moɲa-ge -eɲia -ʈʰo
手掌 -obanaŋ-ge -obaŋna -koro
拇指 -oboʈa-ge -obotʰa -kənap
大腿 -ibo -ibə -buco
膝盖 -ola-ge -olak ~ -ola -curok
唯一 -ubtəga-me -ugɖaga -moʈora-ɖole
颈部 -aŋgiʈo -agiʈʰo -loŋɔ

分类

安达曼语系各语言的历史分布和当前分布。

安达曼语系可大略归类为两个语族以及一个分类未定的语言,具体如下[15]

  • 安达曼语系
    • 大安达曼语族:使用者为大安达曼人,都是印地语双语者。
      • 中部
        • Aka-Bea (abj) †
        • Akar-Bale (acl) †
        • Aka-Kede (akx) †
        • Aka-Kol (aky) †
        • A-Pucikwar (apq) 24名使用者 (2000 Verma)
        • Oko-Juwoi (okj) †
      • 北部
        • Aka-Cari (aci) †
        • Aka-Kora (ack) †
        • Aka-Jeru (akj) † 1997年有36名使用者,最后一人于2009年去世。[16]
        • Aka-Bo (akm) †
    • 南安达曼语族
      • Jarawa (anq) 300名使用者 (2001 CIIL)
      • Önge (oon) 96名使用者 (1997 CIIL)
    • 分类未定
      • 桑提内尔语 Sentinel (std) 101名使用者 (2000 WCD)

这些语言通常被认为是亲属语言。但是,就目前的研究,大安达曼语族和 Ongan 语族语言的主要相似之处在类型学上的形态,他们之间相似的词汇很少。即使是 Joseph Greenberg 这样长期从事安达曼研究的人员也疑惑,到底能不能将安达曼群岛上的语言划为一个大的 “安达曼语族”。[17][18]

Blevins(2007),有以下总结

Jawara-Onge 语言与大安达曼语族之间有亲属关系的观点并没有被广泛接受。Radciffe Brown(1914:40)在 Onge 和 Bea/Jeru 之间只发现了七个有可能的同源词。同时他指出:Onge 语言和大安达曼语言之间有着巨大的差别,如果从词汇上来说,他们是不可能同属一个语言系统的。

Abbi(2006:93)认为不能判断他们的关系,他说:“目前的证据,并不能确切地证明大安达曼语和其他两种语言之间有任何亲属关系。” 仅仅有 Manoharan(1989:166-67)提供的十七对同源词可以作为证据。Manoharan 的提供的证据有一些问题,如语言不匹配,又如无法辨认出借词。有证据表明这些语言之间有相互接触,加之目前大安达曼语的资料有限,基于这些,目前没有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他们之间有亲属关系。

Greenberg(1970:810)怀疑大安达曼语言与 Onge-Jawara 之间的亲属关系,并且他同意 Radcliffe Brown(1914)的观点:“这些语言之间只有屈指可数的相似词汇。真正的唯一相似之处是它们在类型学上的相似。Onge 语的词汇有时被引用作为印度 - 太平洋语门的词汇研究,但无论是它与印度 - 太平洋语系的特殊联系,还是它与大安达曼语言的联系,在开展研究时,都必须被认为是都是高度假定的。

正如在这段引文中提到的,Greenberg 在提出大安达曼语与西巴布亚语言有关,他将二者都划入印度 - 太平洋语门。[19]但是这个观点并没有被语言学界普遍接受。

Stephen Wurm 说,根据许多资料,大安达曼语言和西巴布亚语言,以及东帝汶的某些语言在词汇上的相似之处 “相当惊人,甚至可以正式建立他们之间的联系”。但他同时认为,这些应当更多的语言底层上的而不是直接的亲属关系。[20]

Blevins(2007)提出了 Ongan 语言与南岛语有关的观点,认为可以建立 Ongan - 南岛的亲属关系。她尝试过在二者之间建立有规律的语音对应关系。

参考文献

  • Abbi, Anvita. 2006. Endangered Languages of the Andaman Islands. LINCOM Studies in Asian Linguistics, 64. München: Lincom Europa. ISBN 3895868663
  • Blevins, Juliette. A Long Lost Sister of Proto-Austronesian? Proto-Ongan, Mother of Jarawa and Onge of the Andaman Islands. Oceanic Linguistics. 2007, 46 (1): 154–198. 
  • Burenhult, Niclas. 1996. Deep linguistic prehistory with particular reference to Andamanese. Working Papers 45, 5-24. Lund University: Department of Linguistics.
  • Man, E.H. 1883. On the Aboriginal Inhabitants of the Andaman Islands. The Journal of the Anthropological Institute of Great Britain and Ireland, Vol. 12.
  • Manoharan, S. 1997. “Pronominal Prefixes and Formative Affixes in Andamanese Language.” Anvita Abbi (ed.). The Languages of Tribal and Indigenous Peoples of India. The Ethnic Space. Delhi: Motilal Benarsidass.
  • Portman, M.V. 1887. A Manual of the Andamanese Languages. London: W.H. Allen & Co.
  • Temple, Richard C. A Grammar of the Andamanese Languages, being Chapter IV of Part I of the Census Report on the Andaman and Nicobar Islands, Superintendent's Printing Press: Port Blair 1902.
  • Zide, Norman Herbert & V. Pandya. 1989. "A Bibliographical Introduction to Andamanese Linguistics."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Oriental Society 109: 639-51.

外部链接

  • Ethnologue entry for Andamanese languages
  • South Asia Bibliography - Andamanese
  • Andaman Association
  • Vanishing Voices of the Great Andamanese Anvita Abbi, Jawaharlal Nehru University
  • The Andamanese Language Family (I) & (II)
  • Burenhult's Paper on Andamanese
  1. ^ 1.0 1.1 Abbi, Anvita (2008). "Is Great Andamanese genealogically and typologically distinct from Onge and Jarawa?" Language Sciences, doi:10.1016/j.langsci.2008.02.002
  2. ^ Blevins, Juliette, A Long Lost Sister of Proto-Austronesian? Proto-Ongan, Mother of Jarawa and Onge of the Andaman Islands (PDF), Oceanic Linguistics, 2007, 46 (1): 154–198, doi:10.1353/ol.2007.0015,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1-01-11) 
  3. ^ Appendix in Man, Edward Horace. On the aboriginal inhabitants of the Andaman Islands. London: Royal Anthropological Institute. 1885. 
  4. ^ Radcliffe-Brown, A. R. (1922). The Andaman Islanders: A study in social anthropology.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5. ^ Abbi, Anvita (2006). Endangered Languages of the Andaman Islands. Germany: Lincom GmbH.
  6. ^ Burenhult, Niclas (1996). "Deep linguistic prehistory with particular reference to Andamanese." Working Papers 45, 5–24. Lund University: Department of Linguistics (PDF). [2010-06-26].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05-04-25). 
  7. ^ Abbi, Anvita and Bidisha Som (2007). "Where Have All The Speakers Gone? A Sociolinguistic Study of The Great Andamanese", Indian Linguistics 68.3–4:325–343.
  8.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Abbi062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9. ^ Temple, Richard C. (1902). A Grammar of the Andamanese Languages, being Chapter IV of Part I of the Census Report on the Andaman and Nicobar Islands. Superintendent's Printing Press: Port Blair.
  10.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Burenh2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11.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Templ2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12.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Burenh3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13.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Templ3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14. ^ Abbi, Anvita (2008). Is Great Andamanese genealogically and typologically distinct from Onge and Jarawa? Language Sciences 31(6):791-812. doi:10.1016/j.langsci.2008.02.002
  15. ^ Manoharan, S. (1983). "Subgrouping Andamanese group of language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Dravidian Linguistics XII(1): 82–95.
  16. ^ Aka-Jeru. 
  17. ^ Greenberg, Joseph (1971). "The Indo-Pacific hypothesis." Current trends in linguistics vol. 8, ed. by Thomas A. Sebeok, 807.71. The Hague: Mouton.
  18. ^ Andrew Pawley, 2008. An assessment of Greenberg’s Indo-Pacific hypothesis (draft)
  19.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Greenb2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20. ^ Wurm, S.A. (1977: 929). New Guinea Area Languages and Language Study, Volume 1: Papuan Languages and the New Guinea Linguistic Scene. Pacific Linguistics, Research School of Pacific and Asian Studies,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Canber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