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学

首页 > 语言学

粤语音系学

2019-03-24 01:07:52    

粤语音系包括粤语的声母,韵母和声调。

目录

  • 1 声母
  • 2 韵母
    • 2.1 韵尾
  • 3 声调
  • 4 历史变化
    • 4.1 精照合流—齿龈音和龈颚音的合并
    • 4.2 泥来合流—/n/和/l/不分
    • 4.3 疑影交替—软腭鼻音/ŋ/和零声母的交替
    • 4.4 介音/w/的进一步消失
    • 4.5 /i/和/y/介音的缺位
  • 5 参考

声母

粤语的声母通常有20个左右。以下是广州粤语和南宁粤语里出现的声母:

现代标准粤语声母表
  唇音 齿龈音 硬腭音 软腭音 声门音
单辅音 破擦音 单辅音 唇化辅音
鼻音 m n     ŋ    
爆破音 不送气 p t t͡s   k ʔ
送气 t͡sʰ   kʷʰ  
摩擦音 f s         h
近音 w     j      
边擦音   ɬ          
边近音   l          
按音质来区分的11个现代标准粤语元音

其中/ɬ/是广州粤语没有的,但是南宁粤语和好多其他粤语方言都有。

在广州和南宁的粤语里已经没有了浊辅音,只剩下送气和不送气的区别。在其他一些粤语方言(例如四邑话和阳江话)里,还存在浊辅音,但与中古汉语的全浊声母并无关系。

韵母

现代标准粤语一共有11个元音。有学者认为,粤语元音存在(单纯的)长短对立,但是亦都有学者认为,粤语“长元音”和“短元音”之间存在音质的差别,而不单止是长短的区别[1]。此外,对于其中两个元音,有人认为是/e/和/o/,亦都有人认为是/ɪ/和/ʊ/[2]

韵尾

现代标准粤语的文读保留了九个韵尾,其中包括/-p̚/、/-t̚/、/-k̚/三个入声韵尾。

现代标准粤语韵母表[3]
元音 i ɪ/e e ɛ y œ ɵ ɐ a ɔ o o/ʊ u
单元音 i     ɛ y œ     a ɔ     u
i~y[4]     ei       ɵy ɐi ai ɔy     uy
u iu     ɛu       ɐu au   ou    
m im     ɛm       ɐm am        
n in       yn   ɵn ɐn an ɔn     un
ŋ   ɪŋ/   ɛŋ   œŋ   ɐŋ ɔŋ   /ʊŋ  
p ip     ɛp       ɐp ap        
t it     ɛt yt œt ɵt ɐt at ɔt     ut
k   ɪk/ek   ɛk   œk   ɐk ak ɔk   ok/ʊk  

/i//y/韵尾为互补音位,不构成对立。其仅根据韵核是否圆唇而出现变体,没有区分语义(区别不同字)的作用。

声调

从语义的角度来讲,现代标准粤语有六个声调,分别是阴平、阳平、阴上、阳上、阴去和阳去。由于粤语保留了入声,有些学者就将入声分列为单独的声调,分别是阴入、中入、阳入。另外,在广州话里还有阳平调的入声字,不过通常只会出现在变读里,而这些变读在南宁白话里几乎不会出现。

现代标准粤语声调
声调名称 阴平 阴上 阴去 阳平 阳上 阳去 上阴入
(短阴入)
(阴入)
下阴入
(长阴入)
(中入)
阳入
调值 55 51 15 14 33 11 13 22 55 15 14 33 22
汉字举例













喉核的
叶sir的
黄鹿的鹿


果核的

代表数字 1 2 3 4 5 6 1 (7) 2 3 (8) 6 (9)
粤拼 wan¹
jim¹
saam¹
wan²
jim²
gau²
wan³
jim³
sei³/si³
wan
jip
ling
wan
jim
ng
wan
jim
ji
wat¹
lip¹
cat¹
wat²
jip²
luk²
waat³
jip³
baat³
wat
jip
luk

同时,在好多种粤语方言里:

  • 阳平调的调值是31而不是11;
  • 调值55和调值51不是和一个声调。

历史变化

与其他语言一样,粤语也在不断地经历声音变化。

精照合流—齿龈音和龈颚音的合并

过去影响广东话的一个转变是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发生的齿龈音和龈腭音(有时称为齿龈后音)的损失。 这种区别在1950年代之前出版的许多广东话字典和发音指南中有记录,但在任何现代粤语字典中不再被区分。

记录这种区别的出版物包括:

  • R. Morrison, D. D., Vocabulary of the Canton Dialect Chinese, 1828(《广东省土话字汇》)
  • 虞学圃、温岐石, 《江湖尺牍分韵撮要合集》, 1838.
  • Williams, S., A Tonic Dictionary of the Chinese Language in the Canton Dialect, 1856.(《英华分韵撮要》卫三畏)
  • Cowles, R., A Pocket Dictionary of Cantonese, 1914.
  • Hoh Fuk Tsz and Walter Belt, A Pocket Guide to Cantonese, 1929.(《增订粤语撮要》何福嗣、皮泰德)
  • Meyer, B. and Wempe, T., The Student's Cantonese-English Dictionary, 3rd edition, 1947.
  • Chao, Y. Cantonese Primer, 1947.(《粤语入门》,赵元任)

咝音的脱腭化引起许多曾经不同的词听起来一样。 作为比较,这种区分仍然在现代标准普通话中,大多数在广东话的龈颚音对应于在普通话的卷舌音 。 例如:

擦音类别 汉字 现今粤语 1950年代前粤语 现代标准汉语(普通话)
不送气塞擦音 /tsœːŋ/ (齿龈) /tsœːŋ/ (齿龈) /tɕiɑŋ/ (龈颚)
/tɕœːŋ/ (龈颚) /tʂɑŋ/ (卷舌)
送气塞擦音 /tsʰœːŋ/ (齿龈) /tsʰœːŋ/ (齿龈) /tɕʰiɑŋ/ (龈颚)
/tɕʰœːŋ/ (龈颚) /tʂʰɑŋ/ (卷舌)
擦音 /sœːŋ/ (齿龈) /sœːŋ/ (齿龈) /ɕiɑŋ/ (龈颚)
/ɕœːŋ/ (龈颚) /ʂɑŋ/ (卷舌)

尽管上述参考文献观察到了区别,但大多数人还注意到,当时已经出现了脱腭化现象。 Williams(1856)写道:

The initials ch and ts are constantly confounded, and some persons are absolutely unable to detect the difference, more frequently calling the words under ts as ch, than contrariwise.

Cowles (1914) 写道:

"s" initial may be heard for "sh" initial and vice versa.

这种颚音化差异的痕迹有时反映在香港政府粤语拼音。例如,许多名字将拼写为sh 即使sh(/ɕ/) 不再用作字词的发音。例子:姓氏石 (/sɛːk˨/)通常被罗马化为Shek,以及地名的名称沙田 /saː˥ tʰiːn˩/)今作Sha Tin.

泥来合流—/n/和/l/不分

在现代香港,许多讲广东话的年轻人说话时不区分某些音素对,例如/n/ vs. /l/,合并为/l/。 古泥母(/*n/)和来母(/*l/)字,今都出现/l/读音,有“你李不分,南蓝同音”的情况。在上面所述的近百年前的粤语材料中,/n//l/ 的区分十分清晰。直到1994年,Yip and Matthews所出版的Cantonese: A Comprehensive Grammar 中,才正式出现了以/l/取代/n/的现象。但是,年轻粤语使用者在遇到“年莲南篮”等字需要区分时,似乎可以凭直觉分开哪些应读为/n/,哪些应是/l/[5]

这虽然通常被认为是“懒音”(懒音),然而它正变得越来越普遍并正在影响其他粤语地区(见香港粤语.)[来源请求]

疑影交替—软腭鼻音/ŋ/和零声母的交替

软腭鼻音来自中古疑母(/*ŋ/),零声母则本多来自中古影母字。疑母和影母清浊并不相同,疑母是浊声母,影母是清声母,所以/ŋ/声母字今读阳调,而零声母字则多为阴调。如“饿”应为/ŋ/声母,读阳去调;而“澳”应为零声母,读阴去调。50年代以后,两者多混为/ŋ/声母,张洪年(1972)指出一批本为零声母的字(除韵母为高元音/i//y/的字),如不读/ŋ/听起来反而不合语感。但三十年后,其在2002年指出,/ŋ/声母在此时逐渐出现失落,变读为零声母。[5]这一变化有可能与浊音清化类似,出现了以声调对立侵蚀清浊对立地位的语音简化现象。

介音/w/的进一步消失

圆唇辅音/kʷ//kʰʷ/来自中古的合口韵,其圆唇部分可视作介音。上述提到的《分韵撮要》最初将/kʷ//kʰʷ/独立为一组声母是由于粤语中仅仅在/k//kʰ/声母后存留有介音/w/。但在六十年代左右,这两个声母中韵母为/ɔŋ//ɔk/的字,如“广光国廓”等的声母渐渐失去了圆唇色彩(介音/w/),变读做“讲江角确”。而后,逐渐扩展到所有韵核为/ɔ/的字。可见于“戈”读/kɔ/、坊间书写“嗰个”为“果个”等等。[5]

/i/和/y/介音的缺位

官话中/i//y/前的齿龈音(/ts//tsʰ//s/,即汉语拼音“zcs”)和软颚音(/k//kʰ//x/,即汉语拼音“gkh”)都发生了颚化,合并为龈颚音(/tɕ//tɕʰ//ɕ/,即汉语拼音“jqx”)同时保留了介音/i//y/

粤语则保留了齿龈音和软颚音的对立,从而没有出现介音/i//y/

可见于一些典型的例子:

现代粤语

(广州音)

中原音韵

(元代)

现代官话

(普通话)

/ha/ /*xia/ /ɕia/
/sɛ/ /*siɛ/ /ɕiɛ/
/kʰɐu/ /*kʰiəu/ /tɕʰiu/
/kau/ /*kiau/ /tɕiɒu/
/tsʰɛ/ /*tsʰiɛ/ /tɕʰiɛ/
/tsɐu/ /*tsiəu/ /tɕiu/

此处列出中原音韵意在代表十四世纪左右当时共同语的参照,采用宁继福对《中原音韵》的拟音。

参考

  1. ^ 刘叔新:《粤语壮傣语问题:附语法语义词汇问题探讨》,(北京:商务印书馆,2006),ISBN 7-100-04660-2。
  2. ^ 马诗帆叶彩燕《Cantonese: A Comprehensive Grammar》,Routledge出版社,2006年版第17页话:“(“力”和“拎”的韵核)... is more like the vowel sound in English late but is shorter.”;而第18页又指出:“熟”的韵核处于/u/和/ɔ/之间。
  3. ^ 本表参考马诗帆叶彩燕《Cantonese: A Comprehensive Grammar》,Routledge出版社,2006年版第19页,加上南宁粤语有但是广州粤语没有的韵母,和一些见于白读不见于文读的元音。
  4. ^ Zee, Eric (1999) 《An acoustical analysis of the diphthongs in Cantonese》, Proceedings of the 14th International Congress of Phonetic Sciences, 1101–1105
  5. ^ 5.0 5.1 5.2 张洪年. 21 世纪的香港粤语:一个新语音系统的形成. 暨南学报(哲学社会科学). 2002, 24 (2): 25-40. 

上一篇:简称
下一篇:级 (语法)